在“国学班”上傻掉的女孩儿

网页设计 dede58.com 浏览

小编:在老人们的谈笑里,这个淮河以北的普通县城被称为牛皮县,调侃并非没有根据,说是县城,横竖不过十条街,其间缀连着两个冷清的广场。当然,对于年幼的我来说,县城生活仍然是

在老人们的谈笑里,这个淮河以北的普通县城被称为“牛皮县”,调侃并非没有根据,说是“县城”,横竖不过十条街,其间缀连着两个冷清的广场。当然,对于年幼的我来说,县城生活仍然是一个未知的世界,我很怕生,渴望陪伴,汤姆的出现,让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。

汤姆家是一个四合院,西边是入口,进门后南边是两层楼房,汤姆一家人住在这里的一楼,院北和院东围绕着七间旧式瓦房,我家租了北面的两间,与汤姆家正对门。院子里有个花坛,坛壁抹了水泥,样式粗糙,坛中并无花草,尽是时令蔬菜,一口压水井安静地留在坝子中间。临街的水塔正在修建,租住在汤姆家楼上的学生们,要到一年以后,才能用上自来水。

那时汤姆家的境况算相当殷实:一台时髦的 VCD,机顶上,是高高堆起的国学CD光盘。这台VCD机下午播放卡通片《猫和老鼠》,晚饭过后,汤姆和她的姐姐,在她们爸爸的监督下,跪在地上,对着电视屏幕,开始学国学,每天半小时。

县城没有少年宫,文化馆只是摆设,将孩子送去课外学习才艺还很少见,让孩子学国学,更是稀奇。很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,当年汤姆爸爸的特异行为,与那个时代的风尚息息相关:2000年前后,一群知识人开始躲进书斋,爬梳陈堆故纸,掀起了一场面目模糊而暧昧的“国学热”,汤姆爸爸,算是走在了时代前沿。

汤姆的爷爷是美术老师,喜欢国画;汤姆爸是县医院儿科主任医师,一身白褂,眉毛板正,鼻梁挺直,说起话来抑扬顿挫,充满威严。汤姆爸从小被父亲熏陶,嗜爱字画,家里时常有聚会,喝酒吃肉,来的都是些年长的字画爱好者,他们赠送的各路作品,挂满了汤姆家的墙壁。

我妈好奇汤姆爸的教学方式,也将我送过去跟着听。到了时间,我就跪在那儿,跟汤姆两姐妹一起,看电视里的教学录像。内容大抵只有两种:古诗文的解读和礼仪风尚,那些教礼仪的老头子,总是让我想起乡镇上卖药的江湖郎中。

我明显察觉到,汤姆爸不喜欢我的加入,因为只要我在,汤姆就会开小差,不停和我说话。每当这时,汤姆爸爸也不管我,只是将宽厚的家用木尺,轻轻敲打汤姆的脑袋。我如坐针毡,几次以后,我再不愿去,我妈也没勉强我。

至今,我对这几堂课,仍有印象,那时似乎做过一首诗,只记得其中一句,叫“高楼拔地起”。可惜的是,连这些简单的东西,汤姆也不会记得了。

2

我们刚到县城的第一年,发生了一次月食。那天夜晚,凉风习习,我家与汤姆家,大人小孩们,都来到楼房平顶上,坐在凉席上,聊天吹风,等待暑热消散。我和汤姆都很兴奋,仰躺在凉爽的竹席上,瞪大了眼睛,等待神奇的“天狗吃月亮”。

月食出现时,汤姆兴奋地指天空:“看!天狗!”她养的“大白”也很配合,听到小主人的声音,也跟着吠了几声。我爸和汤姆爸早已睡着,那两股山响的呼噜声,完全盖过大白微弱的吠叫。

月食结束,“天狗”吐出月亮,汤姆忽然问我:“你认得星座吗?”皓白明亮的月光下,我看到汤姆仰望星空的侧脸,满是天真美好的神往。我分辨了很久,终于找到北斗七星,那勺子的形状,就像汤姆头上翘起来的小辫。

那个看月食的楼顶平台,四周有围栏,但不过两块砖高,我和汤姆曾在平台上玩过一个很危险的游戏:一个人站在正中心转圈,转到另一个人喊停为止,停下来,晕头转向,蹒跚晃到平台边缘不过半米,稍不注意,就会掉下去。开始,我不肯玩,但汤姆胆子大,很想玩,我只能硬着头皮陪她。我想陪她。

平时,孩子们也喜欢在平台上玩耍。一群小朋友,整齐地趴在楼顶,看着街边来来往往的人。一次,有个流浪汉从小巷经过,衣衫褴褛,还露出半个屁股。“傻子!”最大的孩子指着巷子里大喊。

流浪汉听到声音,抬起头,看着我们傻笑,我吓得缩回脑袋。很多孩子,都在放肆地笑,汤姆却没笑,她下了去跑回家,拿出几袋雪饼。看着汤姆向流浪汉走去,我紧张得不敢说话,大孩子们也不敢笑了。汤姆小跑了几步,追上流浪汉,那张黢黑而肮脏的脸转了过来。汤姆将雪饼递出去,那人看起来有些害怕,接之前,还犹豫了一下。

等流浪汉走远,我们才从平台下来。

大孩子们又恢复了傲慢神气的姿态,“我妈说跟傻子玩会变傻!”

“我妈也这么说。”汤姆机敏地回应嘲讽,说完拉起我的手,离开了那群孩子。

 

汤姆去山里的“国学班”之前,我们时常在巷子里玩“跳格子”。附近有人盖新房,地上散落很多棱角锐利的小石子儿。我一时兴起,捡起一块比较大的,往远处扔,不料,“大白”突然蹿了出去,用嘴把石子儿叼了回来。我们觉得有趣,又反复扔了几次石子,“大白”都不知疲倦地跑去叼回来,有时,地上石子儿多,它甚至一口叼回两三个。

不一会儿,心细的汤姆发现,“大白”的嘴被石子儿刺破,流了不少血,她当场就哭起来。我讨厌汤姆哭,因为她一哭,我妈会以为我犯了错误。我不知怎么办,也不安慰她和“大白”,反而莫名地生气,当着汤姆面,气鼓鼓地跑了。

我以为汤姆会生我气,没想到第二天,她仍旧来找我,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3

当前网址:http://127.0.0.122/tutorials/web/2018/0224/13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